将手拍在了桌子上。

“说吧,东西在哪?”

本来憋着一口气的龙哥,总算是找到了反击点。

“在那小子身上!”这龙哥也并不是全然的笨:“警察同志,我这个人虽然看上去凶狠,也打过架进过局子,但我妈从小就和我是说,黄赌毒不能沾,那都是害人的玩意儿,那小子真的都是装的,那俩也根本不是什么姐弟,是那小子在我的地盘上卖粉,被我的人发现了,我们才追了他好几条街!”

龙哥的这番话逻辑性很强。

毕竟进来过很多次,也知道怎么说对自己有利。

“我敢打赌,他们俩连姓都不一样!”

确实不一样。

但旁边顾总早就在刚一开始录口供的时候,就说了一句:“那是我认来的弟弟,他家里条件不好,总是在外面打工,我今天不放心,来看看。”

所以,龙哥的这个打赌,早就被废了。

男警连理这个茬都没理。

龙哥还在想,难道那俩连姓都一样?有他妈的这么巧?

男警又拍了一下桌子:“我问是,东西在哪!”

“在那小子身上!”龙哥青着一张脸:“警察同志,你们去搜搜就知道,我有多冤枉了,我知道像我们这种人,被人相信很难,但那小子你们一定要好好查啊!只要是能为民除害,我被冤枉也没什么的!”

男警扫了他一眼,走了出去。

另一边。

“薄为安,我们需要搜一下你的衣服。”

口供上既然出现了,就不能当成不存在。

少年抬手,完全的配合,只是低眸的时候,说了一句:“那个龙哥的里衣口袋好像是鼓的,我在车上的时候看到的。”

闻言,男警们一个对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