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边几个太太,刚晨练完,正在聊天。

“我的那幅画啊,我好不容易才拍下来的,有时间你们一定要都去我那看看,吃个下午茶。”

“这不是最近忙吗,等抽了空就去。”

“我看你们呀,就是觉得顾太太这里舒服。”

“我还怕昨天雨下的大,出了什么声音,你们睡不好呢。”

坐在中间的女人先是一笑,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,姿态仪表都很华贵,穿的是运动服,手腕上却戴了个玉镯,气质在这里面也是最好的。

梁管家就站在她旁边,看到楼梯上的顾戒之后,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:“夫人,戒小姐下来了。”

顾夫人这时才仿佛瞧见了顾戒,先是一个笑,接着朝楼上招了招手:“戒子,来,过来舅妈这里,让舅妈好好看看你。”

顾戒见过不少人。

花花绿绿。

五颜六色。

各类茶艺。

顾夫人这一款,她也品过。

顾戒看着那边,薄唇一勾,漫不经心。

这么多年。

顾夫人还是第一次这个小废物。

毕竟没有血缘关系。

再加上,当年她是真的不喜欢她那个妈。

有她在的地方,好像别人都不存在。

现在,她仿佛又见到了那个人在的时候,那样的笑,让人心里格外不舒服。

“戒子,怎么了?是不是舅妈没有亲自去接你,你生气了?”顾夫人说着,眸色都暗了,长叹了一口气:“顾氏事情太多,我是真抽不出身来。”

其他太太都在旁边听着。

看向顾戒的目光里,夹杂的异样更多了。

到底是乡下来的,连感恩都不懂。

顾家能接她回来,已经够好了。

这孩子怎么一点都不和人亲。

顾戒看着那些视线,不躲不闪。

她虽然对太太们之间的攀比虚荣不感兴趣。

但她也并不想,让谁觉得三言两语就能摆平她。

“舅妈。”顾戒开了口,单手放在楼梯扶手上,就那么缓步走了下来:“我在安县这么多年,您一次都没去过,我对您的记忆还停留在5岁,刚才一时之间没认出来,舅妈怎么就说我是生气了。”

不知道是因为她的气场,还是因为她的那双腿裹着冷意。

顾戒在说这些话的时候。

那些太太们,竟都有些移不开目光。

顾戒笑了,戾气中又添了几分温婉,声音也跟着淡了下来,略显落寞:“我在安县一个人,也想过舅妈和舅舅能去看看我,尤其是过年的时候,就会格外想,可每次希望都落空,后来干脆就不想了,也就记不起舅妈的样子了。”

那画面感被她渲染的非常强。

强到坐在那的太太们,都能想象到一个孤零零的小孩,看着别人团聚,自己却连个亲人都没不在身边的场景。

纷纷朝着顾夫人看了过去。

顾夫人怎么都没想到,她会被反将一军,戴着玉镯的手在半空滞了滞:“我就知道你这孩子会误会,不是我们不去看你,是你母亲当初走的那么决绝,我们也没办法,就怕去了,更伤感情。”

“是啊,戒小姐。”梁管家在旁边帮腔道:“夫人一直都很难做,你多多少少理解一下吧。”

顾戒闻言,缓缓的笑了,一个侧眸:“舅妈,什么时候顾家,我们之间谈话,管家也能插嘴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