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年的手攥了一下掌心的牛奶,他平生最不想回忆的东西。

“不想喝?”顾戒笑的时候,声音听上去格外有耐心:“我没成年的时候也不想喝,先喝一点垫肚子,你还在长身体。”

没成年。

长身体。

是他站起来还不够高?

少年低眸,银发落下来,打在了白色纱布上,拒绝还没说出口。

驾驶坐上的沈様一个回头:“楚子由!那个现役国服第一打野,玩什么游戏,什么游戏火的楚子由!?”

现役国服第一打野?

听到这个称号之后,少年玩味勾唇,手上的牛奶一时没有退回去。

顾戒“嗯”了一声,语气并没有多少变化。

沈様就搞不懂了:“老板,你和这家伙说话的时候,就像哄孩子,和我说话,真是多一个字都不肯啊!”

“怎么?”顾戒一双眸黑的戾气:“有意见?”

沈様想了下她处理人的样子,迅速转移话题:“不是,老板,你是怎么认识楚子由的,他家里是开矿的你知道吗,完全不在乎钱,脸长的又好,粉丝追他追的那叫一个狂热,他都没理过,怎么对你这么言听计从,还,还叫你老大?!”

代言费直接降到一万,这根本就是在倒贴啊!

沈様还是不敢相信,这是那个最难搞的楚子由会做出来的事!

顾戒有些心不在焉:“嗯。”

又是一个嗯字!

沈様心急了:“楚子由叫别人老大,不正常的……”

“怎么不正常。”顾戒反问:“我比他大。”

这是重点吗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