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七点.

古城各大餐厅都要排号.

楚子由找的铜锅涮肉,在一条巷子里,大门是古时的红漆门,左右放着石墩,服务员是西装革履的打扮.

由于地处曾经的法租界,墙上还挂着文物保护的标志.

能来这里吃饭的人,非富即贵.

可真的预约上却很难.

于是,能来一次拍照发朋友圈,都会叫人羡慕好久.

作为郝明亮的女儿,郝林淼从小就懂得应该和什么样的人玩.

现在进了沐宅,眼睛都是亮的:“思诺,你真的是太奈斯了!连沐宅都能说来就来,今天我本来在地铁口受了一肚子气,现在全好了!”

被她唤名思诺的人,微微一笑,并不多话.

整个人气质很好,小脸长发,眼睛还有一种水汽,鼻梁很挺,手腕上戴了一串水晶,后背背的是古驰今年最新版的皮包.

同行的还有一个男孩,看上去家境也相当不错,整个眼看的都是顾思诺.

“一会吃完饭去less?”男孩问.

顾思诺轻道:“看情况吧.”

男孩长叹了一口气:“还在做实验啊.”

“要竞赛的嘛.”顾思诺说着,那边就有人迎了上来.

“顾小姐,我们给你留了位置,是照常上菜?还是?”

“照常.”顾思诺给了两个字.

郝林淼紧紧跟着她:“思诺,你这么优秀,以后那得什么样的人才配的上你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