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卖小哥站在黑跑面前,多少有些恍惚。

他不知道什么是毒药,但兰博的标,谁都能看的出。

“谢谢。“

少年戴着黑色口罩,一头银色的发被帽沿压着,接过他手中的东西时,像是笑了一下,很淡。

只能看到睫毛在动,其他的稍纵即逝,恢复到了最初的冷淡礼貌。

外卖小哥怕自己送错:“这真的是您的?“

少年让他看了一眼手机页面。

外卖小哥抓了抓头发:“你和你姐姐形容的不太一样。“

秦为安反问了一句:“我姐姐怎么形容我的?“

“说你为了省钱,总是亏待自己。“外卖小哥也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,就多聊了两句。

没想到那少年,低了下头,像是在忍笑,声音比刚才的还要好听,像是多了一股人情味:“她喜欢脑补。”

“哦哦哦。”外卖小哥似懂非懂,只能感叹一句有钱人真会玩,就看着少年进了黑跑。

作为全球限量版的兰博,小黑第一次看到自家恶魔少主喝奶茶???

奶茶???

要知道从小就被管家爷爷以王室的方式培养的小少主,真的不喝这种高糖高奶精的东西!

“小少主,你不是说奶茶这种东西,就是用来骗小女生的吗?”

秦为安这时候摘了口罩,左腿一伸,领口都是解开的,慵慵懒懒的妖邪:“点都点了,总不能扔了浪费。”

他那姿势,不像是在喝奶茶,摇晃了两下,嘴角的笑尤为明显。

有路过的人,惊鸿一瞥,激动的捂住了嘴!

也就不到三秒钟的时间,车窗就滑了上去。

坐在车里的人,一边喝奶茶,一边发信息:“奶茶到了,很甜,姐姐在干什么?“

“罚站。“顾戒回的也干脆。

秦为安手指一停:“喔?”